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2131章 红与白:联盟的初次挑衅

咪乐|直播|原花茶|直播| 这就是为什么曾经伟大的美国制造业大部分在美国消失没落的原因:世界其他地区迫切需要出口商品到美国以获得美元,这导致了美国的去工业化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这个世界上很多声音听多了,都会觉得吵闹。

唯有雨声,听得再多遍,也不会觉得吵闹。

南吴城,城外,夜,微风夹雨。

墓园外面,漆黑的马路尽头,随着两束车前灯的照耀,光芒撕碎黑暗。

细雨光芒中自由自在的飞舞着,而后随着车前灯的消失,同样隐于夜幕中,墓园门口,车辆停下,跟守卫交流了一下后,江灵儿站在屋檐下,点燃了一根女式香烟,看着一点点消失在墓园中,少主的背影。

顺着阶梯走上墓山,第二十层‘吉祥地’,带着墨镜的君麒麟站在了阿梨的墓前。

尽管这里只是一个衣冠冢,但是墓里面,放着一个盒子,里面有日记、有寄托思念的信封、有信物…有寄托。

漂在风中的细雨是没有声音的,只会让黑色的雨伞沾满泪水。

“你我都在期待的这一天,它来了。”,君麒麟将一束“鹭鸶草”放在了墓前,墓碑上面写着:吾友-夏知梨墓。

吾友既吾爱,吾爱为挚爱,此爱虽阴阳,半分不减衰。

“以前不懂的时候,经常问你的一个问题就是,什么叫爱与友情,其实我现在还是不算懂,但,我理解,大概就是你想要吃糖,那枚糖果在很远的地方,可我会向哪里跑去,然后给你,重要的不是我跑了多远,踩了多少的荆棘,而是你会开心,会笑。”

鹭鸶草随风飘动了,仿佛是阿梨听到了。

“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,可能就是那时候不够能力去保护你,全世界的人都不喜欢成长,比起看到你一点点的变强,他们更加喜欢看到直接强大的人,搂着一个女人,对着全世界怒吼:这是我的女人,我看今天,谁敢动她一根汗毛。”

嘿嘿,君麒麟说到这里的时候笑了笑。

“因为这里只有你我,我也就不担心别人听见,像以前那样对你说话了,可是,等到我真正强大了,却发现想要守护的东西已经没有了,好奇怪呀…”

都这样么?

真的,好奇怪啊。

“但是你放心,他们一个都跑不掉,天门的人,只要是遇到我,遇到我的队伍,将无人生还,我为什么要去同情他们?我为什么要去包容他们?我…为什么要去原谅他们?不可能,那种狗屁规则,不可能。”

如果真的要遵守什么“天门之人既是王道”

那为什么要我君麒麟去遵守?

“如果这个时代有规则,让我去温柔的对待天门的人,那么这个世界的温柔,为什么不能够给你一份啊?”

我既不想要复仇,也不想要走深情专一的路线,我只是…

很想你。

“以后做的事情即便再肮脏,也没有那天吞噬你的洪流脏,所以,祝我好运吧。”,君麒麟说话间,将另外一只手里面拎着的黑箱子慢慢的打开,里面,放满了各式各样的物品:

这是神颅族的脑浆,吃了能够延年益寿,并且增加自己的等级。

这是《魔尸大典》,这东西能够让我召出很多杂兵。

这个像水一样的东西是‘夜族诅咒’,可以让我变得更强。

这个是…

哪个是…

“有些还挺好玩的,玩一玩之后,就没意思了,我不需要这些东西,我足够强大,如果我想要变得更加强大,我也会靠我自己的一技之长,我不需要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附加我,我来到时代,本身就是将貘羽送上王座的,所以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武装自己的自卑。”

点燃打火机,箱子里面的所有东西,都在火焰中燃烧。

很多都是绝世的孤品,一把火之后,估计就再也不会问世了。

“我走了哦,下次再来看看你,再跟你多说会儿话。”

君麒麟将鹭鸶草放好,然后一颗红豆从有温度的手心中,缓缓的放在了阿梨的墓前。

回到车上,离开墓园,外面的车道上面人烟稀少,窗户开着,风吹的很舒服。

“听会儿歌?”,江灵儿问道。

君麒麟对着他歪了歪头,示意你喜欢的就好。

听着便问道这首歌叫什么,江灵儿说“囍。”

随后说道“去哪儿,回影城区战场那边,还是去别的地方?”

“陪陪你吧,南吴是很不错的城市,有你喜欢的地方吗?”,君麒麟的话,让江灵儿的脸上出现了一些红晕,随后她伸出手,将裤腿拉起来,里面穿着黑丝。

“不行。”,君麒麟摇摇头,脸上有些严肃。

“少主,我二十岁了,你知道的,我一直为你留着。”,江灵儿却没听话。

拉下去,不行,就是不行。

“我很差吗?”,江灵儿有些生气,牙齿咬着下嘴唇,愤愤的看着他。

下次一定,君麒麟想起来了最近新学的一个词语。

我不,江灵儿坚持“这次一定。”

“你知道我不擅长哄别人。”,君麒麟的话,让江灵儿用力的打了一个方向盘,皱着眉瞪着他,随后又知道他的脾气,无奈的哼哼了几声,一脚油门踩下去,朝着影城区的方向移动过去。

——

影城区,惨烈且…

一败涂地的战场。

地上,全部都是天门战士的尸体,死相极其的惨烈,要么,是被一拳直接贯穿了身体,要么就是脑袋跟手臂离了几百米远的距离,而目前,只剩下红缨一个人撑着,但是,她也是强弩之末,她握着手中的战刀,一声怒吼

“滚开!”

哎哟哟,左边的邪龙组的战士发出了害怕的声音。

一刀,又朝着右边挥舞“离我远点。”

哈哈哈,右边的邪龙组也发出了调侃的笑声。

红缨全身布满了鲜血,是自己的,她身上也有很多伤口,而旁边邪龙组的人,全部都是用猫戏老鼠般的眼神看着她,他们想要看看这位最近风头正盛的天门新人,到底有多少血还没有流干,到底…还能够支撑多久。

远处的海洋上面,物资也被乌魅他们劫持了。

这里重点要说一下乌魅这个人,这家伙出身自天涯海角势力,血统是跟寒雨、蛮牛他们同等级的“五凶-九婴”,但是说是九婴,其实不如说是泥鳅血统。

怎么说?

因为这个家伙总是能够特别滑溜溜的,从各式各样的危险中逃走。

他最近一次出现,还是白色政府攻打蛮荒之地的时候,露了一面,但是后来又没影儿了,不知道是他的嗅觉过于灵敏,还是对于未来有着特殊的感应,他又抽身而出了,目前,这个家伙的立场非常的模糊,但是再度出现,他又称为了唐夜麟的部下。

说好听点,叫做慧眼识主。

说难听点,叫做三姓家奴。

在这个时代中,具备着超高智慧的人,他们有一个人性的弱点:

忠诚度很低。

九尾猫君公孙流雨、乌魅、十刑、冥府啊这些人,总是徘徊在时代的边缘,但是又经常做着不容忽视的事情,这一次直接好家伙,这些人全部都在南吴城齐聚了。

来吧。

看谁阴的过谁,看你们这次谁能够像泥鳅一样,滑溜溜的钻出去。

如果这几个家伙组成一个队伍攻打某个区域,那绝对啼笑皆非,打着打着几个人全部都不见了,只剩下一群倒霉的弟兄们凌乱的站在风中,问着自己:

我们的…主将呢?

乌魅已经劫持了三艘物资船,上面的人也被他关押起来,许久不见,他的嘴唇更黑了,眉毛更白了,看起来更加的邪恶了。

小弟问道“乌魅大哥,您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,海上风大,帮你拿件衣服?”

你说我嘴唇?乌魅愤怒“我这是天然黑,带毒的。”

然后张开嘴,指着牙齿说道“看到我的小虎牙了吗?咬一口下去对方嗷嗷叫。”

这样开玩笑似乎不妥,他咳嗽了几下,正色,背着手傲然的说道

“可以,帮我熬一锅中药补补吧。”

而前方的港口上面,高寒身边跟着一个人慢慢的走上前,夜色散开,那个人缓缓的从黑暗中走出来,脖颈上面,刺绣着天殿隐修标志,一头紫发,边缘的一些头发还扎成了小辫,穿着半马甲,露腰,紫色眼影和口红,肚脐眼上面还有这一颗银色肚钉。

是你?红缨瞪大眼睛。

“你认识我?”,女人问道。

“不可能不认识,你是以前上官家族的族长——上官诗幻。”

哈哈哈哈,诗幻笑了出来“真没想到,时代里面居然还有人知道我的名字,挺意外的,也挺惊喜的。”

难以置信,你会变成现在这幅样子,红缨看着她的眼神有些怜悯。

什么样子?

上官诗幻看了看自己“你接受不了这样的黑暗哥特风,便说这就是丑吗?”

红缨伤口一疼,顿时低吼了一声,说不出话来,而前方的上官诗幻则是缓缓的拿出了手枪,将枪口对准红缨说道“这,只是我们给天门的一个见面礼,你关注天气预报吗?”

红缨咬着牙承受着疼痛,将战刀用力的握紧,恶狠狠的看着她。

而后,红缨一步一个血脚印,朝着她移动过去,可是,上官诗幻还是自言自语的说道“天气预报说,这场雨,可能还要持续下好几天呢,明天早上,第一声雷鸣响起的时候,便是我们对天门的新一轮进攻,你觉得,你们能够支撑到什么时候?对了,我们斥巨资买了一台绞肉机,我想,天门的战士们…”

应该吃了汉堡包之后,会更加的有干劲儿呢?

尤其是同伴的夹心肉。

“啊…”红缨张开嘴爆发出一声低吼,握着战刀想要挥舞的时候,上官诗幻直接扣动了扳机,一声枪响后,伴随着红缨的肩膀上面飞舞出一大股的血花,她的身体僵硬一下,随后,依然紧紧的握着战刀说道

“你们这群想要得到南吴城的软脚虾们,南吴是不会被你们得到的…”

“天门就是最强的!”

“强的是天门,而不是你。”,上官诗幻说着开了第二枪。

红缨瞪大眼睛,身体后倒,而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。

身后的高寒开始不断的鼓掌“漂亮,漂亮,不愧是之前当过族长的人,也不愧是被称之为‘天门大嫂’的女人,如果你能够把刑烈拐到我们联盟里面来,那就更好了。”

上官诗幻冷眼看着他说道“滚。”

“说错话了。”,高寒嬉皮笑脸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。

“你不觉得很可怕吗啊?”,上官诗幻怔怔的说道。

那里可怕?高寒看了看四周:有什么值得恐惧的地方吗?

“区区一个天门二线大哥,都有这样无畏的精神以及如此坚韧的意志,其他人呢?或许,你该收起你的那副油腔滑调,你确定你能够永久的嚣张下去吗?你确定…猩猩的拳头轰到你脸上的时候,你的地球审判依然能够保护你吗?”

我跟天门交过手很多次,我知道它们的厉害,你可能会猖狂一会儿,但是…

不久后,你将会被他们塞进嘴巴里面,咬的连骨头渣都不剩。

高寒沉默了下来,而后,远处的三艘物资船上面燃烧起来了熊熊烈焰,高寒知道,夜宴的人正在看着他们,他又得意的举起了手中的地球审判,说道

“在思考对策的时候,在影城区里面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,当做自己的坟墓吧。”

高寒他们利用黑暗通行证离开。

而这场劫运事件,前后发生,并没有超过五分钟,猩猩过来救场的时候,现场已经只剩下满地的尸体,远处的天幕下,货船依然在燃烧着,一团团的黑屑不断的掉落,“噗噗噗”的往海里面滚。

“红啊…红啊…”,猩猩摇晃着她的肩膀,似乎还不敢相信。

“好不容易熬到二线大哥了,不是说去帮我管后勤,管理仓库吗?”

猩猩落寞的坐在地上,坐在雨中,将红缨肩膀上面的天门徽章慢慢的摘掉。

他的眼角有泪花。

“你妈…什么高寒是吧?那里来到像是蟑螂一样的崽子,上官诗幻是吧?兄…”,猩猩一拳头冲击在地上,站起身,准备高呼的时候,看到了身后雨中的天门弟兄们,他深呼吸了一下“你们,来处理一下这边的尸体,我去那边,散散步。”

——好的,猩爷。

——没想到猩爷的脾气改了。

——那肯定的,当了老大这么久,基本的责任感肯定是有的,会收敛点。

走在滂沱大雨中的猩猩将徽章里面的芯片摘掉,而后,将红缨的徽章戴在了自己的衣袖下面,接着,他将夜宴的芯片随意放在了一个地方,双手,用力的掰了掰自己的脖颈。

鞋,扔掉,赤脚踏地的猩猩踩踏出一大股的水花。

眼前,依然浮现出熟悉的画面:

——六年前,瑟瑟诺诺的红缨不敢看猩猩,低着头介绍自己:我叫红缨。

——看到她一个人坐在角落哭泣,猩猩过去问道“是不是那群捣蛋鬼又调侃你了?哎,毕竟一个女娃…”,红缨哭的更加的伤心了,也不知道哭了多久,一抬头,猩猩还在自己的身边,她哽咽的问道“老大,你…”

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人,但是你放心,我会在你旁边,猩猩用力的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老大…红缨泪眼朦胧的看着他。

“你要么去后勤那边轻松点,如果在前面的话,这种事情免不了,其实吧,我也可以帮你收拾那群臭小子一顿,让他们不要这么口无遮拦,但是那不止痛,知道吧?”

不对,不是不止痛,恩…治标不治本,我表达很粗糙,但是意思嘛,就是这么个意思。

走在大雨中的猩猩摸了摸红缨的徽章。

她的鲜血,在猩猩的手掌中流淌。

“你在前面,有些事情,免不了会发生。”

“所以你要自己加油,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。”

“别怕,我永远是你最坚固的后盾。”

意思嘛…就是这么个…意思。

猩猩猛然的抬起头。

看着前方,竟独自一人朝着前方的太阳区移动过去……

——

影城区,外围,前往臭河驿庄的道路上。

“夜宴夜宴,这里是替天十五号金刚砍刀-云霄。”

“这里是十五号搭档·白蛇剑-月青。”

敞篷越野车上面,一个大块头和一个美女说完后,互相对视了一眼,云霄国字脸,穿着短袖,胳膊粗大,肩头,刺着替天的代表标志—黑太阳骷髅,月青长发飘飘,一身紧身衣看起来英姿飒爽。

不久前的消息,无心的搭档包铁牛被邪帝组的人抓住,让他们马上前往臭河驿庄。

这两位,是离驿庄的距离最近的两个人。

于是收到了总部的派遣,去营救包铁牛。

这里要说一下,因为替天的魁首从张命寒变成了之前的血榜一号,所以替天的一些内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动,之前提出搭档的想法,是因为黑玫瑰很多技能跟替天很合适,先尝试进行,后来发现搭档的做法有很多好处:互相监督、帮助、互补…等。

所以现在替天的前十五号,都是两两搭档。

十五号之后,就是独自一人。

而搭档也进行了更替的交换,目前除了战屠跟糖糖这对组合没有变动之外,流年、无心、冥王、天生他们几个人的搭档全部都发生了变动。

而搭档,基本上关系到他们在替天的排名,因为搭档可以弥补他们的短处,从而让他们这个组合,更加的强大。

目前替天的排名精确是:(搭档后文剧情介绍,前十五)

魁首-高老大(不参与排名)、零黄泉、一陈流年、二号战屠、三青军姬、四无心、五号冥王、六养天生、七纳兰流沙、八左手骨魔、九号幻笛、十炎拳、十一女武神、十二夏莎、十三号兵主、十四鸠、十五云霄。

“夜宴收到,夜宴收到,通过包铁牛的战斗我们知道,我们的对手是邪帝组的-七匠,这些家伙的资料非常稀罕,并不是很难找,而是太好找,每一个都普普通通的没有任何的特殊之处,我们做情报这些年,也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,但是越是这样…”

云霄不等夜宴的人说完,就掐断了耳机通话。

“亲爱的,搞定之后,我们去哪儿吃早餐?”,云霄开着车悠闲的说道。

夜宴的人无语,自言自语说完了后半段:越是这样,越是可怕。

可是云霄的表情异常轻松,甚至还想着待会儿去那里吃早餐,旁边的月青倒是提醒他“听说小包子可是被秒了哦,我们要小心点呐。”

哈哈哈哈。

云霄乐开花“包铁牛,一个烧饭做菜的,被秒不是很正常?”
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