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门小老婆 > 第二卷:小妈咪 > 说吧,我想听,很想!二

第二卷:小妈咪 - 说吧,我想听,很想!二

所属目录:第二卷:小妈咪      发布时间 : 2021-12-04
咪乐|直播|官方ios版下载 曹威介绍道,为了让新市民可以及时享受到更多有关住房租赁的服务和实惠,在24日活动当天还安排了一大波租房福利。

  林姿觉得可笑,眼前的这个女人,哪里来的自信,如此理所当然地要求她去找林梦谈谈,并且要求她务必要谈成!

    说要给她介绍导演?!

    哈,她若是有这个能耐,她自己早就上了吧,哪里又轮的上她。是,她以前是巴结她,可那个时候光大还没有败落,她这个阮家的亲戚跟着也有点分量,经过她那几个表哥的手,的确能认识不少导演,她跟着,也能蹭到一些小角色!

    可是,也只是小角色而已,最多的一次,台词也没超过五分钟!

    这位小姐高傲啊,以前哪里是会把她放在眼里的,她多年来,摸爬打滚着,早已经尝遍了这个社会的辛酸,所以哪一个都不敢得罪,甚至平时把关系处好了,将来指不定那一天就会就来了!

    可现在让她去跟林梦说,让阮家免了他们家的欠债!

    真是可笑,当她林姿是个傻子吗?!

    他们方家的关系若还是和阮家是好好的,干嘛还需要她这样一个外人出马。阮家这么坚持,只能说明他们方家不行了!而且,和她方美佳比起来,她难道不知道林梦更具有价值吗?!为了她方美佳,而去让林梦不痛快,她是傻子吗?!

    当然不是!

    她还指望着靠林梦发达呢,哪会傻到用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来烦她!她和林梦之间的关系,不过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,她自然是能不利用就不利用!这求她帮忙的事情多了,这仅剩下的那点筋,怕也经不起折腾。

    可她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林姿了,当初的她,可以高傲,可以不高兴就不高兴,厌恶谁就直接疏远,可现在,她心里打定主意不帮方美佳了,可也不会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不要轻易得罪人,这是她的生存法则。

    “这事,容我好好想一想!”

    “想什么想呢!”方美佳娇喝:“你和林梦是姐妹,这事,不过就是举手之来。我好了,以后也少不了你的好处!我表哥家如今又是起来了,原来的那些关系都是要回来的,这里面少不了那些大投资商、大导演什么的,兴许,我都能说动我表哥给我投资一部电影呢,到时候我当女主角,你当女配角,肯定是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林姿微微笑了笑。这样的诺言,很多男人都对她许诺过,当时在床上,他们摸着她的身体,急色地想要占有她的时候,把甜言蜜语说尽,可是一旦**得逞之后,这说过的话,就犹如放过的屁一般,风过无痕了。她还能傻到去当真?!

    她只相信,能够把握在手里的东西!

    “那我努力去试试吧!”她依然选择搪塞。

    方美佳却依然不满:“不是努力,而是一定要说通!”

    林姿只笑笑,看着眼前的她,仿佛看着以前的自己,都是有些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去啊?!”方美佳步步进逼。

    “尽快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是什么时候啊?!”

    “就这几天吧?!”

    方美佳皱皱眉头:“要不,就今天吧?!”

    林姿就笑了,看着方美佳,就这么一直笑,一双美目里面,什么内容都没有。

    方美佳见这样子,心里就有点发憷。讪讪地,她摆弄了一下垮着的包,算是退让道:“那就明天吧!”

    “美佳,我得挣钱养家的,所以,我得赶通告,没那么闲的!”

    方美佳有些鄙视:“赶什么通告啊,就你那些小通告,能赚什么钱呐!呐,你别去了,多少钱,我补给你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,像我这种人,赶通告,其实并不完全是为了钱的!”

    人家给了你机会,你就得抓紧了。约定好的事情,说不去就不去了,那是大牌才可以做的事情,她还只是一个小角色,耍不了这种大牌。这次你不去,可能下一次,这样的机会再也落不到你的头上。再者,这通告就算赚的钱少,可那也是靠她自己的努力赢来的。至少不像她,完全靠走关系!

    方美佳略有所悟,就有些轻蔑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也是,你是没法和我比的!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怎么能和你比呢!”林姿无所谓地接过了这种讽刺。

    这种谦卑的态度,大大地满足了方美佳的虚荣心,也让她心里有些痛快了。仿若,她在林梦那里受的气,在她这位姐姐身上都讨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尽量快点吧!”她大方地摇了摇手,拿着包站了起来:“我可是等你的好消息哦!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

    她只淡淡地应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方美佳高傲地像个小孔雀一般地出去了,在门外碰见了林姿的小助理,又是轻蔑地一笑,大摇大摆地走了。

    林姿收了笑,拿起粉彩,继续给自己补妆!

    那存在感也并不太强的助理小心翼翼地关了门,猫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那风头正盛的林梦是你的妹妹啊,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!”小助理的话里带着不满。

    林姿手执描笔的手顿了一下,心知这位助理刚才应该是偷听了。这让她皱了皱眉头,可很快就又把眉头给舒展开了。这是公司指派给她的助理,她没得选择接受了,也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得罪的!因为,助理有他们的生存之道,一个好的助理,可以捧红一个演员,当然,也可以让一个本该可以大放异彩的演员黯然失色!他们负责演员的行程,负责向公司上层汇报,负责拉赞助、拉角色、拉通告,等等。总之,一个助理的优秀程度以及努力程度,可以直接影响该演员将来的前程。自然,反过来说,演员也能决定这助理的前程。只有演员红了,受重视了,助理也才会受到上层重视!

    林姿的这位助理,也只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助理,绝非什么金牌助理!

    “这下不就知道了!”林姿笑着调侃。

    那助理也没觉得自己偷听有什么不对,只是坐在了林姿的身边,自然而然地接过了她手上的粉彩和描笔,帮她补起了妆,同时嘴里絮絮叨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那妹妹现在可是媒体的宠儿,只要有报道她的,相关的报刊都能火卖,你可不知道,咱们这圈子里的人,都在想方设法地和她搭点边呢,就那个新星安可,你该看到了吧,说自己长的和林梦像,就那个显摆的啊。可就这样,人家报刊还让她上了。要我说,论起相似的程度,那安可能和你比吗?!我就说你俩像,却原来,你是她姐姐……你这死丫头,竟然瞒了我这么久,这可是好事啊,你干嘛要瞒着啊!”

    林姿垂下了眼,声音淡淡的:“也没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有什么啊!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。你现在也算是有了一点小名气了,这要是能再借着你妹妹的势头在报刊、电视、网络上露露相,那可是相当了不得了。你可是要出名的呀,到时候,仅仅凭你是那林梦的姐姐,就得有多少导演、编剧、投资商来请你啊!”

    就林梦那身段,那长相,不出来拍电影,简直是可惜了。她从自己的渠道得知,很多导演、编剧、投资商都哈拉着那位小美女呢!那种生过孩子的女人,要气质有气质,要妩媚有妩媚,难得的是,少女的清纯还不缺,正是男人最梦寐以求的对象!

    “你可别傻了啊,这事,得赶紧和公司里说!”

    林姿发愣了起来。

    助理所说的话,她又不是不知道。要真是借着这东风,大红大紫一把,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可是别人不知道,她还能不知道林梦的过往。她就怕,这一阵媒体的追捧过后,林梦之前在J市做过的事被别人给揭了出来,到时候,媒体肯定一面倒地讨伐她了,她这个后头跟着的姐姐,岂能幸免?!好不容易她有点成绩了,那些难堪的过往,也很少有人提了,她可不要为了出这个风头,再把自己处于风头浪尖之上,然后一朝名声被毁,搞的比现在还惨!

    “跟你说话呢,你怎么不吱声啊!”助理轻轻推了推林姿。

    林姿抬起了眼,心中还是打算不冒这个风险了:“我听着呢,不过,这事就这样算了吧,你别对公司说了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!”助理的声音一下走高昂了起来,看起来分外不解。

    “哎,你就别问了。总之,你别往外说就是了!”

    林姿扬起了头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助理看着那光洁的下巴,手上有些重重地甩了甩粉扑,带着点怒气。但她很好地控制住了自己的脾气,将粉抖了抖之后,她开始轻轻地往她的下巴上抹粉!

    可这事没完,林姿不想出这个头,可是助理想着呢!她可不要一辈子当一个穷酸的助理,她也想成为金牌助理,开着车,住着百平米的大房子,然后后头再跟着两个助理小妹!所以,她把这事告诉公司了!

    林姿面无表情地从上司的办公室出来,助理急忙有些羞愧地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姿姿呀,我知道你心里可能有些不高兴,但是,我这样做,真的是为了你好!”

    林姿淡漠地看了她一眼,扭身自顾自走人。助理陪着笑,急急忙忙跟上,时而柔声哄她一会儿。哪个助理没和演员闹过矛盾的,磨合磨合,也就好了,大家都是这么过来的,助理也是这样深信不疑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林姿是有点气,但是不太气。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大概是预料到了。自己的这位助理是什么人,她怎么可能不知道。双方都处了这么长时间了,她的野心,她怎么可能没有察觉?!被助理知道她和林梦的关系的刹那,她是有过慌乱,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,她心里却有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个天大的机会,可是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在自己的面前流走。她必然垂涎,可是有些畏手畏脚,不敢动。这其实是需要一个外力来推她一把了,而助理,便是外力。后来,助理又把这事告诉了公司,公司决定,要抓住这个机会,好好地捧她一把,她心里其实已经把这归为天意了!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就只能顺势而为了!

    可她得摆点谱的,免得真被人给看低了。刚才在对着上司的时候,她表现出了一些抗拒的情绪,就是让上司知道,她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。公司说要捧她,其实也是为了打响自己公司的名气,同时也是为了增加旗下其他明星的上镜率。这种运作,其实更有利益的,是公司!

    她得让公司记着这次的情,以后也能对她好一点,多给她一些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依旧对助理摆谱,这也是适当地惩罚。她要是嬉笑而过,岂不是让这助理以后都爬到她头上来了?!总得让她吃些教训,以后做事才不会完全地不顾着她!

    至于林梦那边,她也不怕林梦会生气。公司有专门的炒作团队,肯定会“不经意”地将她暴露出来。她只需要表现一副“无辜”的样子,林梦那边,也就无可奈何了!

    现在,她只怕一件事,就是几年前那J市的事会曝光!

    期望不要爆发啊!

    她在心里默默念叨,眉头一皱,脸庞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助理见了,更是恭敬地跟随在她左右,越发小心翼翼地伺候着。

    那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多方人马给惦记上的林梦,则是挺高兴地和阮苍盛进行视频聊天。

    今天发生的事,让她异常的满足。不仅仅是阮承毅对她表示出了善意,就连阮承辉,都站在了她这一边,这从他当初扭着刘好敏出了屋子就可以看得出来。最后兄弟三个对刘好敏的冷情和讨伐,也让她看到了三兄弟确实是成长了,他们已经不会轻易地被亲戚间的感情所动摇,已经可以比较坚定地做自己的决断了。

    立苑拉着她,偷偷地对她说,其实阮承毅他们三个,私下里都是喜欢她的。有时候表现的,对她有些冷漠的样子,其实是因为他们小孩子心态,有些扭捏,不好意思对她示好。

    立苑是和他们一起长大的,一直都融入在他们三个人的团体之中,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,她是信的。

    总算,感觉到自己是真的被这三个人给接受了。总算,光大也是起来了。一件事,也在她心头冒了出来。她觉得等再过些日子,等到“小区通”的二次计划顺利施展开之后,她就把一切都说出来吧,然后一身轻松的离开阮家。

    今晚,和老爷子通话,说的不光是这三兄弟的事情,其实也有这事。老爷子先是听完了三个儿子的表现,脸上的表情出现了满足,你微微发亮的眼神,看的出来他的开心和欣慰。林梦陪着老爷子笑了一会儿,就又提到了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阮苍盛神色不变,只是口吻有些感叹:“梦梦,辛苦你了啊,把这三个小子带成这个样子,不容易啊!”

    林梦无声地笑着。

    阮苍盛看着这张依然是那么纯净的小脸,表情越发柔软了,眼里是满满的疼爱:“这事,你看着办吧!我是相信你的,你觉得什么时间合适,那就去办。或者,你想离开了,也尽管离开了。上一辈子那些人的事情,其实我已经不太计较,也看的不太重了!”

    何必呢,那么执着地要自己的儿子了解他的苦心,了解当初他扔下他们三个的逼不得已,了解自己带着已经没多少日子好活的情人出国的辛酸和无奈……

    那些事,该过去的就过去吧。现在,眼看着儿子们个个都好,个个似乎都能扛得住那一片天,那就好了,他奢望那些已经过去的事情,干嘛呢?!

    而且,他是真的把林梦当自己女儿那样的疼着的。他和自己的青梅当初的那个爱情结晶,若是活着,大概也是同林梦这般的吧。他早已经把她看成了自己那个来不及见人世一面的女儿!只是在最初的开始,他没看破这一切,所以还是以婚姻束缚了她,好更加名正言顺地管着自己的儿子。因为哥哥们是不会听妹妹的,公司的上上下下更不会在几位哥哥都存在的情况下,听一位妹妹的指导,可林梦是他的夫人,是那三个小字的后母,就不一样了。那更权威,更让人慑服。

    只是四年中,随着和林梦的接触,随着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慢慢地成长,他那日渐干枯的心,也慢慢充盈了。佑佑,继承着他们阮家“承”字辈,既像是他的外孙子,又像是他的儿子。小孩子从出生到学会走路、学会思考的点点滴滴,是他从头到尾一直参与的,而这,是以前生意忙碌的他所没认真经历过的。看着那小不点,他这心就满了。

    所以,开始后悔起当初不该那么莽撞和自私地以一纸婚约绑住了她,让她多了一个已婚的声明负累;所以,他催促着林梦回国;所以,他急着和林梦签订离婚协议,并且一再对她说,不要勉强自己,若是碰到了让自己动心的男人,就可以不用再管他的那三个儿子;所以,他授权她为公司的财务总监、执行总监,而不是让她用那更权威的董事长夫人来压人,因为,她早已不是,他早已办妥了离婚证明。他是知道这个女子的,做事勤勤恳恳,为求尽善尽美,肯定会从头到尾委屈自己,她肯定也会傻傻地拿着那份早已经签好的离婚协议,让它在直至她离开阮家的时候生效。

    可他能让她这么委屈着吗?!

    他是病了,是不能经常外出,可是这不能成为他委屈她的借口,成为他不管她的借口。他自己没法办,可他有手下,有朋友,自然可以将想办的一切都悄无声息地办地妥妥当当的!

    那容凌,几次三番地催着他赶紧离婚,不放过任何机会地胁迫他,不就是心里急了嘛!年轻人,熬不住思念,是必然的。也不是他故意吊着容凌,而是,一切得看林梦的。他可以介入一些内容,只是两个人的婚姻大事,他是绝对不会插手半分的!

    婚姻,那该是自然而然,该是水到渠成,该是双方发自内心地想要获得的。任何外力的施加,都是可耻的,让人厌恶的!

    他经历了一场被算计的婚姻,已是够了,是不会横加干预的!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太顾虑那三小子的心情,他们都是成年人了,也该有自己的是非观了。那些旧事,你讲不讲,都不重要了,尽管大大方方地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!”林梦点了点头,对他,她是深深感激的。现在他是这么地宽容,但她是不会辜负他对她的恩情的,该做的,她是一定会做的。她是不会看着那三兄弟就这么漠视着这位老人,让他那么孤苦凄凉地在病中,走完这人生。她要他,在剩余的时光中,有子相绕,或许,还能得一乖孙,甜甜地叫他“爷爷”!依照阮承毅和立苑的相处模式,这一目标,想来是有望实现的!

    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,那头阮苍盛惦记着国内的时间应该是深夜了,就催促着林梦赶紧去睡,林梦絮絮叨叨地又重复了一遍让老爷子好好养身子之类的话,才关了视频。

    回头,她将小家伙从苗青那里抱了回来。因为三楼的标本室被清理地一干二净,那个屋子便空了出来,阮承扬贴心地搬了进去,而把自己的房间给了立苑住。立苑其实可以和阮承毅一起住,不过毕竟是孤男寡女,而且还是上流世家,这么明目张胆的同居,还是不太好!如此,立苑肚子一屋,而阁楼空出来的房间,则让给了苗青。

    对于林梦的这个好朋友,阮家人了解的不是很多,但是苗青性格不错,知识渊博,似乎扯上什么都可以聊上一聊,而且又看上去很强大的样子,所以阮家人对她也没有排拒,就这么默许了她的存在!

    因为林梦今晚和阮苍盛的对话,不方便让小家伙听到,所以在小家伙和阮苍盛说完话之后,她就将他给赶到了苗青那边,自己和阮苍盛聊着。

    她去抱小家伙的时候,小家伙已经眯上了眼。床边摆着故事书,看来是苗青给他读故事了。林梦冲苗青笑了笑,轻手轻脚地将小家伙抱回了自己的房间,替他盖好被子,又将屋内的灯调暗了,她这才抱着睡衣,去洗漱去了。

    这头莲蓬头打开着,水声哗哗的,盖过了一些细微的声音。浴室的门被悄然打开,一个身上只腰间围着一条浴巾的裸男猛地闪身进入了浴室。她才刚感觉到了些微的黑影,小心肝正猛地一跳的时候,细软的腰肢,就被人给搂了过去了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,心里吓得扑通扑通乱跳,正待尖叫,就看见了那张熟悉到都已经在她心里深刻的脸!

    男人抽动着鼻子,嘴角带着邪笑,一点点地闻过她的脸庞、颈脖,汲取那迷人的女人香。她愤怒极了,实在是刚才被吓住了,男人此刻的表情和动作,怎么看,怎么欠扁!

    “你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低吼着,她伸手,狠狠地扭了一下他的腰间肉。

    男人不疼不痒着,凑过来,在她湿滑滑的脖子上轻轻的吻。热气喷到了她的脖子上,怪痒的。她扭了扭身子,推了推他。

    她有些燥热地舔了舔唇瓣,心里觉得这个男人可真是自大,把别人家当作自己家似的,也不怕别人发现。而且,更过分的是,他似乎把这里的所有用具都给摸熟悉了,不关是找到了那放在柜子里的浴巾,而且,竟然还这么轻易地就闯进来了这里。

    她可是把门给锁了的!

    “小偷,坏蛋!”

    她低骂着。

    他低低地笑,一点都不生气,热烫的唇,只顾亲吻她那蜜一般香甜的肌肤。

    浴室里,更加热了!

    浴室另外一头,机警的苗青耳朵动了动,猛地睁开了眼,眼里射出两道犀利的亮光来。她迅速从床上跳下,悄声靠近墙壁,将耳朵贴了上去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儿,她就尴尬了起来。那动静不用说了,又是他们家神出鬼没的老板大人出没了!不过,她还是在心里腹诽了一下,觉得老板来了也不提前知会她一声,害得她大半夜起来听他们的墙角,这实在是有点过分!

    扰人清梦呀!

    可这显然没完,被林梦小兽一般的“嗷呜”声给刺激的容凌,纵然已经**得逞了。可是在天色还没得及泛起鱼肚白的时候醒来的时候,再回想昨晚的一切,心里头就又有些痒痒的。如此,躺在床上的苗青不得不翻着白眼,看着自家老板很是不客气地将一团肉塞给了她,扔下一句“看着他”,就施施然地走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已经被轻轻合上的房门,再看看睡的很是香甜的小家伙,心里不由咕哝了一声:碰上你那样的老爸,也不知道你那妈咪是幸福呢,还是辛苦呢?!

    不过老板好敬业,起早贪黑地干活啊!

    苗青为了自己想到的这个比喻,嘴角抽了抽,眯眼睡下了!

(古默现代言情小说《豪门小老婆》已经更新到说吧,我想听,很想!二,请Ctrl+D收藏本站www.haomenxiaolaopo.net方便下次阅读)
百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