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1118章 血痕拉锯战

咪乐|直播|app|下载苹果ios 杭州市农能办覃舟在蹲点手记里,格外标黑了这段话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听到外面神皇凯的声音,公孙祈精神一震,求生的欲望顿时让她精神了一些,同时,随着皇血和暗魔蔷薇因为鬼手的力量,而被召唤到这座医院,那股越来越近的感觉让公孙祈的脸上慢慢的出现血色。

    她不像是别的女孩儿,一般这种场面早就已经崩溃了,小七毕竟也是常年在路上混的,风风雨雨也算是经历过的,知道外面有一个非常强的狙击手,为自己和莎找着掩体,同时也很幸运的找到了一个备用的医药箱,虽然里面的设备比较简陋,但是公孙小七将绷带卷好说“姐,你要是疼,就咬着这个绷带,我把子弹给你取出来。”

    夏莎非常欣赏的看着公孙祈说“我相信你的技术,我不需要咬任何东西。”

    那行,公孙祈也佩服的点点头,夏莎毕竟是替天唯一女性,狠辣的血性有的,不愿低头。

    没想到小七真的在和阎王爷抢命。

    随着第一颗胸腔里面的子弹取出来,小七擦了擦鼻尖上面的汗水,举着镊子将子弹照耀在灯光下面“这颗子弹上面的花纹好像十分的特殊呀,对方的狙击手肯定是一个强大的人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理解中,只有强者才带着特殊的标志,一般的狙击手只知道那种子弹最强、最具有杀伤力、最具有穿透力,很少有这种闲心雅致,还把狙击弹上面雕刻上十字剑的花纹的,而且看这种花纹的款式,这名狙击手应该很有品味,就知道不是正常人;但是这也预示着好消息,小七跟阎王爷之间的博弈,她基本上已经成功一半了。

    高兴之余,公孙祈对着鬼手吼道“你们两在哪里了?”

    皇血和暗魔蔷薇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们的体内有鬼手的存在,能够感觉到大佬的怒火,想想平时也是在乌鸦镇里面耀武扬威的地位,别人不敬三分、也要让五分,什么时候轮到被这个小丫头训斥?但是训斥就训斥了,更他妈可气的是居然无计可施,只能够乖乖的听从命令,发疯了朝着医院赶,就恨爹妈少给自己生了两条腿。

    病房外面的走廊上面,神皇凯和玄烨也是在抢夺着时间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隔壁的病房找小龙哥,你先去观察观察他们两。”

    玄烨说话的时候,一个潇洒的转身,手肘狠狠的撞击在一名警察的脸上,在警察捂着脸后退的时候,他双手闪电般的伸出去快速的夺枪,食指上面挂着手枪“刷刷刷”的在空中几个旋转,玄烨对着前方“砰砰砰”的不断的开枪,几名警察瞬间应声倒地,玄烨叼着香烟,眼睛被烟雾熏得眯缝着说“老弟,赶快去,哥哥给你开路。”

    冲击、不要让罪犯逃掉、上面下达了死命令,伴随着这样杂七杂八的声音,大量的警察源源不断的到来,神皇凯倒了一声谢谢之后山身进入了公孙祈的病房,看到公孙祈他们的位置和姿势后,下意识的也将自己隐藏了起来,同时谨慎的问着公孙祈“有狙击手?”

    “而且很强。”,公孙祈忙着帮助莎处理另外一颗子弹,没抬头。

    神皇凯没有问有多强,因为他看到了窗帘上面那个破洞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倒抽一口凉气,这是盲狙还是有透视眼?

    外面的走廊上面,如过江之鲫般的警察很快的将玄烨包围了起来,玄烨摸了摸自己的钢铁鼻子,有些懒洋洋的抓抓脖子“人多了不起呀?人多了不起呀?人多…你们他妈的了不起呀?”,话音刚落,只见玄烨顷刻间之间瞪大眼睛,一头巨大的白饕餮的幻影在身后抬起蹄膀重重的冲击在地面上,玄烨张开嘴巴,眨眼之间,只看到一条条猩红色的舌头“飕飕飕飕…”如同狂风刮浪般密密麻麻的从他的嘴中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这些饕餮之舌,上面还带着浓重的腥臭与涎水,卷住无数警察的脖颈、裹着他们的脑袋。

    宛若海怪食船般,饕餮之舌甩向天空中,警察们落下的时候,只看到一张巨型的血盆大口在下方等待着他们,接着的感受就是…全身被锋利的牙齿直接咬断,医院的走廊上面,玄烨将冲上来的警察们全部都吃的干干净净,然后摸着圆滚滚的肚子“嗝……”的一下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,像是一个喝醉酒的醉汉,嘀嘀咕咕的着不小心吃多了,摇摆着推开了龙潮歌房间的大门,一开门,看到的场景玄烨也是服气的。

    外面都快翻天了,小龙哥的病房安静如春,床头灯大亮,他捧着本书在床上看。

    “大哥,都火烧屁眼子了,你还有心情看书呢?”,玄烨甘拜下风。

    龙潮歌无奈的看了他一眼“我双腿营养缺失的厉害,支撑自己走路都困难,哪里都不去了,猛然的暴露目标岂不是给你们添麻烦,索性还不如乖乖的呆在这里,不过你们很强呀,铜墙铁壁都闯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现在进来的人不是我你该怎么办?玄烨本来想这么问,想了想没问出口,龙潮歌的确是身体虚弱,问这种话没什么意义,而后,玄烨舔着嘴唇说道“四大市长他们这么快就行动了,这座医院咱们是待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很果断。”,龙潮歌合上书,很认真的看着玄烨说

    “整个乌鸦镇都是他们的地盘,我们插翅能飞吗?”

    能,玄烨果断的点点头,指着墙壁上面乌鸦镇的一幅地图的西南方向说道“在这个地方有一座教堂,是基督教,里面全部都是洋鬼子和洋修女,而且这个地方也是乌鸦镇少有的安全区,解锋镝他们再怎么嚣张跋扈,也不敢去招惹宗教,里面的牧师是我的朋友,我们可以去这里,但是我要跟你商量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等到玄烨的意图说完,龙潮歌瞪大眼睛“你要吃了我?”

    “我有很多胃。”,玄烨骄傲的拍了拍肚子“你放心,你在我身体里面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真的?龙潮歌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嘿嘿嘿,这下子换玄烨不好意思了,他搓着手十分不好意思“其实吧,也不是绝对的安全,也就只能够管三个小时,三个小时后我就不敢保证了,我的消化能力特别特别强,但是你放心,我有把握能够掌控。”

    小龙一幅任你宰割的样子呆呆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玄烨捂着嘴,像是一个娇羞的小媳妇儿般,扭扭捏捏的来到龙潮歌的旁边,看他那眉目传情的贱样子,不知道还以为他要勾引小龙哥呢,在玄烨嘻嘻嘻的笑声中,他松开了捂着嘴巴的手,“啊呜”一声血盆大口一口将龙潮歌整个人都彻底的吞了下去,随后涨的有些翻白眼的在原地摇摆了几步,又跑到神皇凯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解锋镝的神情是愈加的冷峻了,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。

    警察们大量的进入,火力包抄、人力包抄,怎么一丁点的效果都没有?

    这样的突袭,这样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,他们居然都能够反应过来,够厉害的,正当他训斥着一群废物警察的时候,电话响起,看到来电者是妻子,表情变得柔软了几分,接通后妻子说道“什么时候回来?女儿吵着要你要的厉害。”,解锋镝随意的敷衍几句的时候,前方突然想起了剧烈的惨叫声,接着从医院门口,冲锋进去的警察居然被逼迫出来。

    把大群大群警察吓得不断后退的,是天门的……

    瞎鸡巴东拼西凑的组织,自诩乌鸦镇破坏者的三剑客:

    突然接到别念酒吧小姐姐电话哄着闺女一样的玄烨、脑袋昂的高高的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神皇凯的神皇凯、五根鬼手全部齐聚单手拖着一具警察尸体的公孙祈,三人就像是美国大片一样,身后是一地死尸,威风凛凛、气势凌人,神皇凯想着,如果现在有镜头拍摄小视频的话,老子现在应该是最帅的,看电影里面,超级英雄都是像我这么走路的,很叼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风里雨里,教堂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上门服务还要我加钱?我有几个钱给你加?你打滴滴过来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,一个避孕套就行了,洗洗还能二次使用,我不是抠门。”

    电话突然挂断了,玄烨破口大骂着:他妈的臭娘们儿,给脸不要脸,老子亏待你了?

    公孙祈的鬼手从警察的脖颈里面抽取出来,抖了抖,上面的血液顺着一根根骨爪“滴滴滴”的掉落在地上,这场面的确震慑,前方的大群警察们都有些不敢靠近,玄烨摸了摸肚子,神皇凯和夏莎都在肚子里面,安全的很,凯的眼神则是看着四面八方,提防着那个狙击手,突然看到前方建筑的天台上面的解锋镝,正在疯狂的扇着暗魔蔷薇和皇血的耳光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设计陷害我们?”,公孙祈看着解锋镝,脸上直接流露出恨意。

    “小七,不要冲动,人家好歹也是一镇之长。”,玄烨宽慰着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场面现在对他们来说不利,不用想,就能够知道其他的霸者们,在飞速的朝着这里聚拢。

    面对解锋镝的怒火,皇血和暗魔蔷薇是敢怒不敢言,此时此刻就听到他冷哼一声“鬼手?这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东西吗?能够把你们两个见过世面的人,吓成这幅臭德行?怂的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。”,但是骂归骂,教训归教训,解锋镝也没对他们下死手,转过身,身子弓下来,上半身弯曲,右手压在膝盖上面,嘴角带着一抹猖狂的笑容,声音很大“三位,挺有手段的,居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,在这样的包围圈中能够把人运走,我真是佩服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狗镇长。”神皇凯指着他吼“上次见面的时候就该杀掉你。”

    解锋镝的嘴角撇了撇,心里面有些瞧不起神皇凯说话大声,真没素质。

    眼神朝着警察他们一看,顿时是怒火中烧“你们这群吃皇粮的都他妈的傻了吗?现在人就在你们面前,还不赶紧给我杀?”,一席话吼得那些警察们像是电打般的回过神,强忍着恐惧端起了手中的长枪短炮,公孙祈一句死性不改,右手的鬼手上面突然冒出莹莹的绿光,接着右手就那么轻轻的一抓,只看到无道恐怖的抓痕就随着风那么“呼”的一下压制过去,随后人群中响起了剧烈的惨叫声,一群警察的身体顷刻间被开膛破肚,纷纷惨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余的警察吓得又是不断的后退。

    解锋镝也是愣了一下,这就是天下无敌的鬼手?这一手有点强啊。

    但是输人不输阵,他到底是没让人看出来他内心的发怵,而是给暗魔蔷薇和皇血的后脑上面“啪啪”就是两下“你们两也他妈傻啦吧唧的看热闹啊?还不赶紧给我上?”

    两名霸者心里面暗暗叫苦,上什么呀?之前被公孙祈折磨的还不够吗?

    然而公孙祈他们也不会给解锋镝再耀武扬威的机会了,鬼爪开路,三人直接上了一辆警车,顺着教堂的方向就是马不停蹄的开过去,解锋镝站在天台上面不耐烦的舞动着右手,一时间“呜哇呜哇”的声音想起,大批大批的警车跟随着他们,在马路上面上演了一出城市深夜的追逐战。

    打开车窗,公孙祈的秀发飞舞出来,看也不看,挥手就是那么一抓。

    空气再次一个涌动,一辆警车的车前盖顿时“咔咔咔”凄惨的凹陷了下去,随后车前盖飞舞出去,整辆车头“嘭”的一声炸裂起一股刺鼻的浓烟,轮胎带着火花,发出刺耳的声音“滋滋滋”的在地上打滑,在马路上面转着圈儿“当”的一声撞击在路边一颗坚挺的树木上面,警车里面的警察全部都是七荤八素,不断的呕吐。

    这些警察是发自内心的还怕公孙祈,这不,连警车追捕都拉扯开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解锋镝看到这样的场面真的是气的无话可说,一边抚摸着自己的胸腔给自己顺气一边对着那边的廉庄说道“大姐,你是没看到刚刚场面,一群平时威风八面的警察们,愣是拿他们没有办法,我要不是得力助手不在身边,我今天非要手撕了他们,往哪儿开的?我怎么知道。”

    解锋镝看着马路上面车辆的残影若有所思“这怕不是往教堂去的喔。”

    廉庄的声音很冷静“他们的确很聪明,是你太轻敌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的确有道理,解锋镝摇摇头啧啧称奇“没想到一个替天的11号就这么厉害,还有那个公孙家族的姑娘,手就那么轻轻一抖,车盖都能够挠出来几条痕迹来,那可是钢铁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,廉庄纠正着他的问题“神皇凯现在已经不是替天的11号了,而是替天的7号,连续飙升了好几个层次,替天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吧?他们在埃及已经轰动到埃及皇朝了,而且顺序有着幅度很强的改动,当然了,当务之急就是先对付这群隐藏在乌鸦镇里面的势力,你盯紧他们的动向,我来收拾他们。”

    廉庄大姐要亲自动手?解锋镝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看来廉庄大姐麾下的三妖七怪,又要重出江湖了。

    警车上面,一路朝着教堂的方向奔腾,一路向西。

    “那个地方绝对安全吗?”,神皇凯时而追寻时而看向后方的警车不对“他们咬的很紧。”

    绝对安全,玄烨有百分之百的信心“他们不敢招惹宗教的,宗教的力量特别可怕。”

    公孙祈倒是一脸写着不高兴,嘟囔着说我们就不能够打死他们吗?干嘛要这样狼狈逃荒?

    玄烨苦口婆心的给他解释:以前是我们在暗,敌人在明,能够得手也是轻而易举的,但是现在不一样,我们暴露了,而且我们不知道敌人有多么的强悍,贸然出手,如果出了问题,谁能够负责?你敢保证你能够把四大市长一锅端吗?不敢保证吧?而且我们这里还有两名伤员,耽误了治疗也不好。

    公孙祈当然是可以理解的,她不是任性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光理解,她还很快的理理清楚了思绪“解锋镝是乌鸦镇的镇长,肯定是狗东西之类的流派的,平日里没少干坏事,看他这样的动用警力,也能够看出来他在乌鸦镇里面只手遮天的背景,如果我们在乌鸦镇里面活动的话,那么我们就是一块蛋糕,自然而然会吸引着其他的豺狼虎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够一味的去闪避,我们应该出动出击。”,公孙祈很肯定的说。

    主动出击?神皇凯和玄烨都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这丫头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“想要让四大市长忌惮,不敢这样飞扬跋扈的攻击我们,我们的手中就应该有,让他们不敢动弹的筹码,虽然现在还不能够一次性的干掉四个市长,但是至少要先给解锋镝施加压力。”,公孙祈说完自己有了主意,对着玄烨伸出手“我知道你在乌鸦镇明里暗里都有很多暗线,把手机给我,从现在开始我使用你的手机,调动这些情报员。”

    玄烨将信将疑的照做后,公孙祈冷静的看着前面

    “现在,你们去教堂哪里,吸引敌人的全部火力,我就留在乌鸦镇的市中心,既然麻烦主动找上来了,不能够一味去躲避吧?嘻嘻嘻…”,她灿烂的笑着,露出一口白牙“而且玄烨大哥,我不同意你说的话,即便那个教堂是基督教堂,也不是百分百的安全,狗急跳墙,知道吗?吸毒的人毒性大发的时候,连亲生父母都能杀,人性就隐藏在一张肚皮下面,很多匪夷所思的事情,不都是人为的吗?鬼不可怕,人才可怕咧。”

    玄烨同意,愈发的对公孙祈刮目相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,你想要怎么做?神皇凯担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没想好,公孙祈无所谓的耸耸肩膀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总之先从这辆车上面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。”

    没想好你就敢胆子这么大,主动去找解锋镝的麻烦?不要命了吗,神皇凯下意识这样想的,但是随后对公孙祈只有认同,对啊,这不是挺刺激的吗?当下就是脑子一热“我也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凯凯,你不行。”,公孙祈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“小龙哥和莎姐姐都是重伤员,而且不是还有一个很强的狙击手吗?玄烨大哥又是跑教堂又是找牧师又是暂时性的隐蔽,你是想让他累死吗?而且你才是主心骨,大局里面不能够缺少你,我跟玄烨哥都能够给你当副手,可是你的决定很重要的喔。”

    神皇凯其实有些私心,不想要让她去冒险。

    但是拗不过她,只能够点点头悻悻答应。

    “养天生和苍狼两位哥知道这个电话吗?”,公孙祈又问。

    “会。”,玄烨肯定的点点头“他们来了乌鸦镇第一时间会联系我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了,公孙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同时嘴角露出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,不要说警察,神皇凯和玄烨都没注意,公孙祈直接跳跃了出去,马路上面一个红绿灯轻轻的颤抖了两下,公孙祈已经飞檐走壁在乌鸦镇建筑的房顶上面,确定离开了追捕范围后脚步缓慢了下来,路过一个街头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,买了一根冰棒,买了一张新的SIM卡,看着墙上的市长热线,用新卡给解锋镝拨通了一个电话

    解锋镝正合计着怎么对付他们呢,接通电话疑惑的皱眉“喂?”

    “喂你妈个头啊喂喂喂。”,公孙祈直接威胁道“很快我让你官位不保,家破人亡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那里来的神经病?解锋镝下意识的一想,冷哼一声“你是跟神皇凯他们一起的那个什么小七把,我不管你什么小七小八,你现在自己都是火烧眉毛,被人追着满城跑了,还有闲工夫跟我犟嘴呢?官位不保?你敢动我一根毫毛你试试?家破人亡,很多人都跟我说过同样一句话,但是都是屁话,我也遇到过很多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,都是傻瓜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没遇到我!”,公孙祈直接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随后咬着冰棍儿扔掉了新SIM卡,臭显摆的走出小商店。

    解锋镝看着嘟嘟嘟个不停的电话,脸色比吃了屎还要难看,这是干嘛?

    为什么打这个电话?没别的原因,就是想要骂他,我高兴呀。

百度